從花蓮離開的家人那一刻,最害怕的是爸媽送我到機場或是火車站

眼淚總是會不爭氣的掉下來


星期日早上,邱媽媽緊緊握住我的手,叫我注意安全

我笑笑回答,轉頭去趕那只剩15分鐘要飛往松山的老式飛機

轉頭的那個瞬間,瞄到我媽和我一樣,眼角閃著淚光

原來...我們都是那麼不捨...


這趟回家,邱爸爸要我幫他找支四節的登山杖

一開始我以為是他例行的爬山健身要用的

沒想到看起來還很健壯的爸爸,已經到了要用輔助器材來行走

他說他走路會跌倒

他說他晚上睡不著,要吃助眠藥

原來...他也到了這個年紀...


而我...還像個小孩...只愛發脾氣...

bonniech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